花玖朵

吃粮的小号
极杂食
喜欢转载

【目录】修声的目录

修声:

我也来弄个目录,方便大家


当叶修看了同人文的反应


(1) (2)(3)(4)(5)(6)(7)(8) 番外


救命我想离开这个奇葩的世界


(1)(2)(3)(4)(5)(6)(7)(8)(9)(10)(11)(12)(13)(14)(15)(16)(17)(18)(19)(20)(21)(22)(23)(24)(25)(26)(27)(28)(29)(30)(31)(32)(33)


通灵者


(1)(2)(3)(4)(5)


【all叶】这个操/蛋的世界


1 2


【all叶】对不起,我不吃all叶 



 【all叶】惊!国家队男选手集体有孩子了?!


(一)(二)(三)(完)


短篇


【all叶】叶修不见了


【all叶】守护天使


【韩叶】王子与男仆


【all叶】醉酒的领队很可怕


【黄叶】周年旅游


【平叶】小段子


【韩叶/微all叶】小段子


【all叶】当大伙在地铁里


【all叶】他是大家的宠儿


【all叶】关于毫无营养的对话内容


【喻叶】有你,是一辈子


【all叶】你们喜欢叶修的什么


【all叶】理性讨论文字语言的魅力


【all叶】关于掉粉这件事


【all叶】惊!领队身边的野男人究竟是?!


【all叶】荣耀之神与荣耀男神


【all叶】小段子


【all叶】给叶修大可爱的惊喜


 


 【all叶】我叫叶修,我很受欢迎



 【all叶】当叶总攻遇到叶总受



【all叶】四个叶修一台戏



 一场游戏引发的血案


(上)(中)


【all叶】每天起来看到的都是妹子


【all叶】人民教师叶老师


 


 原创


希德安与卡索王子

今天画画了吗: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Ks6bKjasSx--i5s2ns_r_Q 密码:f48E

是 搜狗输入法的皮肤

今天才发现 这条动态几天都没发出来.

【暑期联车/杰佣】真香警告

亲亲奈布小天使:

@杰佣车车联文企划 
字数:2930
沙雕文,难得没肉,但之后会写一个这个的庄园地下室play_(:з」∠)_虽然是沙雕文,但也想看评论!
理发师x忧郁蓝



“杰克”,在残忍的监管者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。他们体贴优雅,遇到可爱的女士和先生还会将他们温柔地抱起。
当然,这是指大部分的“杰克”。凡事总有意外,“杰克”中也有一个不那么温柔的家伙。如果按照时装的叫法,他叫“理发师”,穿着紫色的长外套,带着锋利的钢爪。只要一爪下去,求生者的身上必然会留下血痕。
而他也为求生者的恐惧所兴奋战栗,从通俗的角度来讲,他是一个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监管者。是一个攻击时应该被打上马赛克的监管者。

今天的金纹也很头痛,他的弟弟理发师这周收到的投诉信不仅没有减少,而且变得更厚。
他记得自己这周开始的时候,特意交代理发师,让他把能活到最后的求生者丢在地窖口,为什么投诉不减反增呢…
他把这个问题问出之后,听到了自家弟弟理发师的惊人言论。
“哦,你说这个啊。我确实把他扔在地窖口了,然后我看他爬的太累了,就闪现过去把他捡起来,挂椅子了。”理发师一边说,一边漫不经心的擦着自己的钢爪。
金纹:……你是魔鬼吗?

一旁的白纹举起手,“我上次借他玫瑰手杖,遇到了小弹簧,硬生生把人放血放死了!”
理发师对上金纹要杀他的目光,有点心虚地说:“不是你说不准抱你家弹簧的吗?我丢在那里没问题啊。”
金纹:…好气哦,但还要保持微笑。
“那我们家的匿踪绿被你从船上丢到海里,直到放血放死是怎么回事?”一旁看着的绿纹抱着臂膀,不爽的问。
“空军过来了,我当然就要撒手。后来忘了他的存在,等他死了我才回的庄园…”理发师淡定依旧。
“所以我们家刺客被你在门口闪现回旋打回去,也是迫不得已的?”白纹站起身来,看着理发师。
“我喜欢四杀,谁让他不走的。”理发师毫不畏惧,一边说一边扬扬自己的钢爪。
“我想我们该好好管教一下这个弟弟了。”金纹站起身来,站到白纹身边,绿纹顺势站到了最后一个缺口,形成一个三角形,包围着理发师。
理发师神色微变,不过还是兴致勃勃地说:“那就来吧,打到我服。”

……

理发师稍稍拉开幕布,从缝隙中去窥视求生者们。
一个医生,可以先杀了。一个空军,有点麻烦。一个律师,也还可以。理发师在心中暗自评估,他的视线移到最后一位求生者身上时,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了。
他看着那个忧郁蓝奈布,面具下露出一个微笑,血红色的双眼更加明亮:“很好,敢和我穿同色系的衣服,你死定了。我第一个就杀你。”
他想大笑来表现自己对生命的轻蔑,却被身后的玫瑰手杖硌了一下。
理发师:…该死的手杖,耽误我耍帅了。
他的脑海中又回忆起金纹白纹绿纹对他说的话,“要温柔,至少杀三放一!不要扔地窖了,让他从大门走出去吧!”
与那让他不爽的话语同时想起的是身体上的疼痛,他揉着手腕,嘟囔着说:“三个疯子…”

红教堂南部,墓碑区。
理发师哼着小曲出发,似乎是运气不错,他第一个遇到的就是医生。
没关系,先杀一个,只要留到最后不是那个小子就行,理发师想着,干脆利落地把人绑上了椅子。
空军过来救人,理发师轻车熟路地用椅子躲避了信号枪的射击。
“所以说你才不是真正的空军,为我恐惧吧。”理发师说着,眯起眼睛满足的微笑,钢爪抓在在专心救人的空军身上。
恐惧震慑!
他看了一下密码机,还有两台没有熄灭。他迈着轻松的步伐把空军抱在怀里,送到了椅子上。
没关系,这只是第二个,只要待会儿佣兵来救,让律师走了就可以,理发师想着。
半分钟后,乐于助人调酒师律师也跪在了空军的椅子前面。
理发师:…我怎么就管不好自己的手???
空军已经送回庄园,他把律师挂上椅子,去寻找那个忧郁蓝奈布。
雾区告诉他求生者的位置,他哼着歌去找那个人。忧郁蓝奈布站在一台快要破译完成的密码机前,拿着求生者特有的通信工具,给律师发着信息。
“我…我该不该把密码机破译开啊?”
律师:…我都上椅子了,你还问我这件事,你是魔鬼吗?
明显是新手的忧郁蓝奈布慌的一匹,心脏的剧烈跳动让他下意识翻板想获得一个加速跑。然后他就撞到了理发师的怀里。
理发师:……???
忧郁蓝奈布有点慌,第一反应不是跑,而是蹲在理发师的脚下,鼻头被理发师的胸膛撞红,因为惊慌而红了眼眶。
理发师心里莫名的悸动一下,他很凶的朝空气挥爪,不再保持雾隐状态。
“我是理发师。”他对着忧郁蓝奈布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,但可惜被面具挡住,对方看不到。
忧郁蓝奈布立刻点头,“您好,理发师先生,您撞的我好疼。”
理发师有些不爽的问:“你不怕我?”
发问的同时还挥挥爪子,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裤脚被人扯住。
忧郁蓝奈布扯着他的裤脚小声的说了句:“怕。”
理发师:……怎么办,太可爱了起不了杀心。
“去破译密码机,我放你离开。”理发师强行扭转开自己的视线,他的双眼看向周围。
然后他就听到忧郁蓝奈布发出一声小小的欢呼,又翻板回去,把那仅剩一丝的密码机破译开。
电闸打开,杀气升起。
理发师的双眼被“挽留”的力量所激发成了更深的红色,力量涌入他的身体,还不等他发表什么危险言论,忧郁蓝就直接撞到了他的怀里。
小家伙脸颊兴奋地泛红,“我听说杰克先生都会抱着最后一位求生者去大门的!”
理发师:放你走就不错了,还想要抱?

几分钟后,理发师抱着忧郁蓝奈布走着红毯一路来到了大门。
理发师:………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一些重要的东西。
忧郁蓝在输入密码,后背毫不设防,只要理发师愿意,他还未褪去的挽留的力量一定能帮他将这最后的求生者送回庄园。但是他却没有,理发师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钢爪,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竟然会有心软的一天。
金纹的劝告被他当成耳旁风也不是第一天了,他不认为这是金纹白纹绿纹“粗暴”劝告的结果。
就在他怔怔的发愣的时候,那只钢爪被人轻轻的拉了一下。
“杰克先生!你可以在我的涂鸦旁边喷一个涂鸦吗?”小家伙眼睛亮晶晶的,手指指着墙上一个涂鸦。
理发师把自己的涂鸦喷在墙上,又被忧郁蓝拉着合影。

大门已经打开,雾区也形成,挽留的力量即将结束。理发师挥挥自己的钢爪,“你该走了。”
忧郁蓝却向他伸出了双手,“我可以要最后一个抱吗?”
理发师没有多言将他抱起。
小家伙扯着他的衣服,似乎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露出了羞涩的微笑。

“我可以要一个吻吗?”

………

“回来了?你没事吧。”弹簧手问道。
“这一次遇到的是谁?”匿踪绿拍拍忧郁蓝的肩膀,他有点疑惑,因为忧郁蓝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,只是双颊有点泛红。
“是杰克?”刺客抱着臂膀靠在墙边问。
“是杰克先生!他超温柔的!”忧郁蓝开心的说。
弹簧手像是回忆起了什么,有点不自然的轻咳一声。
一旁的刺客拉下了兜帽,遮住有点红的耳朵,没说什么。
“还做什么了?你们这次是红教堂吧?”匿踪绿倒是很好奇,还在问。
“嗯嗯,杰克先生带着我走了红毯,还去了宣誓处站了一会儿,还…还给了我一个吻。”忧郁蓝说到这里,脸也不自觉地红了。
“所以是哪一位杰克?”匿踪绿问道,一边问一边捏着拳头,心想着要给那个亲了自家弟弟的杰克一个好看。
“是…是和我同色系的一个杰克先生,好像叫理发师。”忧郁蓝说,然后他就看哥哥们的表情都发生了变化。
他有些无措地问,“…是哪里不对吗?”

弹簧手/刺客/匿踪绿:操,是戏弄我,绑我椅子,放我血,不送我回庄园不罢休的那个龟孙。对不起,我们不同意这门亲事(不是)。

……

“所以你这次放人了吗?”金纹喝着红茶,看着自己从刚才开始就有点不对劲的理发师。
“放了,而且…”理发师说,他的表情有点奇怪,又补充说道:“我还给了他一个吻。”
金纹:???是有什么神秘力量改变了理发师吗??

END

阿肝:

雷安,年操,债务,ooc

债主小可爱找不到了我个智障当时忘了截屏呜呜呜呜 点的日和踩脚梗!

激情狂草摸gif,雷狮的衣服没画完整请忽略不计(垃圾画手厚颜无耻

 

雷家最后的保姆从不认输.jpg

大概是雷家陆续请的所有保姆都被雷狮玩坏了 由于种种原因辞职

然后请了安迷修 这个自己号称可以搞定一切熊孩子的资深保姆?

 

然而今天的安迷修也想辞职呢

阿肝:

债务在此      

  @K_a

想不到吧我竟然还在还债

a老师说他想看《光火》的时候我已经开画了不然我就画光火呜呜呜呜

魔改a老师的雷安文 《捕猎》,因为画功不够.. ....画不完orz... ....

虽然这个也比较草但我不要脸啊哈哈哈哈哈哈

这文!是我!雷安!入坑看的第一篇文了解一下

吹爆一下!!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捕猎》原文

 

昨天刚画完今天嵌了字还好赶上了!!!

AA生日快乐!!!!!!!

AA!!!不过生日的时候也要!!!快乐啊!!!

我永远喜欢AA.jpg

【雷安】狮子先生与小羚羊

老子是天才:

是根据 @阿肝 老师的条漫写出的小故事!谢谢老师授权!在看完本文后食用条漫感受更佳喔。


第一次写童话,狮子x羚羊












雷狮第一次见到小羚羊的时候,小羚羊正在被一群鬣狗追逐。






鬣狗大多都是食腐动物,雷狮一向看不起这些肮脏的生物。但并不排除他们也有想要改善伙食的想法,而落单的、年幼的食草动物是他们的最佳选择。那只小羊几乎精疲力竭了,脚下一摔,滚出好几米远。






雷狮不是什么慈善家,但是不喜欢鬣狗。当他从草丛中出现的时候,那些下贱的家伙都落荒而逃——没人敢从狮子的爪牙下抢夺食物,即使是一只细皮嫩肉的羚羊。小羊在原地缩成一个球,似乎觉得这样就能逃脱鬣狗的追捕,由于害怕而瑟瑟发抖着,还发出几声啜泣。






弱者就是弱者。狮子把颤抖的小羚羊抱起来,尖利的指甲在小孩皮肤细腻的后颈上蹭了蹭,把后者吓得一个激灵。他抬起头,发觉自己落入了比鬣狗还更可怕的、狮子的手里。可雷狮并没有把他就地吃掉,而是抱着他一步步往回走。






“狮子先生……”






“?”






“您不吃我吗?”






“现在不饿。”






“那、那为什么要救我?”






“我不喜欢鬣狗。”






小羚羊的耳朵抖了抖,蹭到了狮子的鬓发。他抬起头,壮着胆子好好地打量着雷狮,食指抵在嘴唇上若有所思。雷狮并没有心思去思考这小鬼在想什么,只觉得当个储备粮养起来也不错。






“狮子先生,我能和你住一起吗?”






“为什么?和我住一起,你随时会被我当成储备粮吃掉。”






“……可是先生看起来好孤独。”






“?那是你看错了。”






“狮子先生,为什么没有自己的狮群呢?”






“……”






“是为了躲避敌人吗?”






“你话还真多。”






“等我长大了,就可以长出很锋利的角。”






“什么意思?”






他还真没看出来这小鬼居然想杀了他。雷狮目光一冷,心想是时候开顿荤了,将一个想要用角杀死他的食草动物留在身边终究不是什么好事,养虎为患绝不是他的作风。他看了眼怀里的小鬼,心想还真是白痴,居然这么提早就把自己的作战计划暴露出来,因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。哪知小羚羊抬起头冲他笑笑,说。






“等有了很锋利的角,就可以保护狮子先生了。”






“……呿。”






算了,开荤放以后去。他想。












小羚羊住进了狮子先生的家里。






狮子先生的房子好大,也好宽敞。安迷修第一次住在别人的家里,感到有些激动与束手束脚。他捏紧了雷狮的手指,将身体稍稍往狮子先生的方向靠了靠,好奇地打量着这栋大房子。卡米尔从楼上下来,第一次看见他家大哥带食草动物回来不是用五花大绑的方式,多看了两眼小羚羊。






“欢迎回来,大哥。……这是储备粮吗?”






雷狮发觉食指一紧,低头看了眼安迷修。小羚羊显然在听见“储备粮”三个字之后感到了害怕,却还是握着他的手指不肯松手。他把手抽出来,手掌贴着小家伙的后脑勺轻轻摸了摸,摇头否认。






“不是。这是我捡回来的。”






似乎在听见否认之后安迷修松了口气,卡米尔的脸上浮现出“我知道了”的了然神色,却莫名让雷狮感觉哪里不对。他轻轻推了推身边的安迷修,示意他进去,但安迷修却不肯动。






“狮子先生……”






“?”






“我真的不是储备粮吗?”






雷狮哭笑不得。他伸出手,拇指与食指将小孩子软乎乎的脸颊夹在中间轻轻捏了一把,又拍了几下。






“我既然说出来,那么就一定会做到。”






安迷修抬着头仰望他,神色有些茫然。他似乎并不明白一只狮子能够做出所谓“信守承诺”的保证行为过于诡异,却仍然愿意相信。也许食草动物温顺的天性让他乐于接受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情,天真懵懂的年龄也亲近年长强大的保护者,安迷修伸出手,将雷狮放在他脸上的手轻轻握住,侧头蹭了蹭。






“……谢谢狮子先生。”












狮子先生有一个很——大的书房。






里面的书都是他的弟弟,卡米尔先生的藏书。安迷修很喜欢那里,在保证过不会弄坏它们之后小心翼翼地拿了一本厚厚的书,坐在狮子先生的旁边。他搬来一张小木椅,放在狮子先生的单人沙发边上,煞有其事地坐上去后开始翻阅书籍,聚精会神,看得比狮子先生还更认真。






雷狮在听见椅子被拖过来的声音时抖了抖耳朵,透过金框单边眼镜发现小家伙坐在他旁边,手里捧着一本《堂吉诃德》。小羚羊的耳朵不时抖动几下,一颗小脑袋为了调整姿势而歪来歪去,雷狮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那手感良好的头发,引来一下颤抖。安迷修扭头看着他,绿色的眼睛里满是兴奋,仿佛找到了什么秘宝一样。






“狮子先生…!”






“嗯?”






安迷修从小木椅上爬下来,把书小心放好后走到雷狮面前站直了身体,似乎是在回想什么东西,而后别扭地行了一个礼。雷狮挑了挑眉,并不明白小家伙这么做的意义,而后从他口中得到一个过分可爱的理由。






“请问在下,可以成为你的骑士吗?”






还用上了“在下”这个自称。雷狮好不容易把笑憋回去,极其平静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。仍然处于年幼期的羚羊个子不高,一双眼睛大而有神,行的礼节僵硬又不协调,却透着一股幼稚的可爱。他想看看这小子难过的样子,随口刁难道。






“不行啊,你太小了——”






“……好、好吧。”






“不过,我答应了。”






“真、真的吗!太好了!”






他还是舍不得安迷修难过。雷狮张开手臂接受小羚羊的投怀送抱,有些粗糙的手掌抚摸着他的后脑,这样想道。














雷狮有午睡的习惯。






这个习惯从很早以前就养成了,他把手中的报纸往茶几上一放,准备闭目养神睡一两个小时。安迷修踢踏着不合脚大小的拖鞋过来,就看见雷狮闭着眼睛一副安详样子,忍不住凑过去看。雷狮的呼吸很平静,像森林里的溪水涓涓流过,安迷修趴在沙发边上看着他,又观察起狮子先生长长的睫毛。






他突然被一只手臂捞起,接着就倒进某个人的怀里。安迷修对这一切措手不及,刚想大叫就对上狮子先生睁开的眼睛。他的眼睛是紫色的,透着一点新鲜野花的玫红,雷狮紧紧盯着他,似乎是在无声的质问安迷修为什么要看他睡觉。






“对不起狮子先生……我可以和你一起午睡吗?”






雷狮没有回答他。他抬手,掌心扣住安迷修的脑后轻轻一摁,小小的羚羊就这样倒进他的怀抱里。安迷修下意识蜷缩起来,却发觉一点也不痛。狮子先生的胸膛很温暖,软软的像枕头和床垫一样,他的肩膀也好宽,在他的怀里可以很安心地睡觉。小羚羊往他的怀里窝了窝,就着趴伏的姿势闭上眼睛,小声地说了一句。






“狮子先生……午安。”














狮子先生的朋友来家里做客了。






帕洛斯打量着端着茶小跑过来的安迷修,从雷狮使了个眼色:“雷狮老大,这件事你说捡的那个童养……小羚羊?”






“喂,羚羊,去给本大爷拿酒喝啊!喝什么茶!”佩利不满地大吼大叫,伸手想拽安迷修的衣领子,结果被雷狮凉凉地看了一眼,手在空中停了半晌才悻悻地缩回去。安迷修有点生气,狮子先生的朋友居然这么坏,和狮子先生一点都不像。他把放在佩利面前的茶杯放回托盘中,耳朵抖了抖:“雷狮先生家里没有酒。”






“哎,老大,他说你家里没有酒哎?”帕洛斯幸灾乐祸道,似乎是想拿这只小羊寻开心,蛇瞳在安迷修身上停了好一会儿:“小羚羊,你知道老大家有个地下室吗?那里头可都是酒。”






安迷修看了一眼雷狮,似乎是想从他那里验证帕洛斯所说的真假性质。雷狮并没有看他,而是抿了口杯子里的茶,将茶杯一放:“……难喝。”






安迷修:“……”






“不会是储备粮吧?看着细皮嫩肉的。”帕洛斯笑着说,忍不住舔了舔嘴角,看得安迷修一阵恶寒,忍不住缩到雷狮的身后。“我才不是储备粮,我是、雷狮先生的骑士!”他这么说,头上的耳朵因激动而抖动几下,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,显然有点生气。






“骑士?”或许是从未听说过羚羊给狮子当骑士这么一回事,帕洛斯瞪大了眼睛,仿佛在听一个笑话般低低地笑了几声:“小羚羊,哥哥告诉你。骑士啊,可都是有马的。你的马呢?”






“我……”






“没有马还自称骑士?看来你不仅是个储备粮,还是个小骗子呢。”






没有马。安迷修紧紧攥着胸前的衣服,低下头开始思考。《堂吉诃德》里的骑士的的确确是骑着高头大马的,可安迷修却没有马。他没办法保护狮子先生,因为狮子先生随时随地都能把他当成食物吃掉。他还没有长出锋利的、巨大的角,还不能兑现他给狮子先生的承诺。






“谁说他没有马的。”






一双手将安迷修从腋下托起,举高后将他放到肩膀的一侧上,好让安迷修坐稳。雷狮斜了眼还在偷笑的帕洛斯,将目光放到坐在他肩膀的小羚羊身上,哼笑几声。他用手臂圈起安迷修两条纤细的大腿防止他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,拉住小家伙的另一只手,轻轻捏了捏他的掌心。






“现在,我的骑士不就有马了吗。”












END




原条漫链接:http://agan9835.lofter.com/post/1f180f5a_11b22ac3


请务必去看……!!

关于如何转换奈布的手机桌宠(仅限于安卓适用)

苜波子:

首先,下载https://mq.mbd.baidu.com/42p2iwz?f=cp(点不开见评论,以及这个不是太太的电脑桌宠文件 是一定要下载的)
解压完成后安装TOUHOUPET(点击文件夹里那个touhoupet图标)
然后把TOUHOUPET文件夹剪切到手机文件总目录
点开touhoupet文件夹里面的pet-animations,删光satori文件夹里的全部东西
下载解压太太的电脑桌宠文件后打开img
把里面所有东西复制到satori文件夹里
再重新打开touhoupet应用就可以了╮(‵▽′)╭
点击桌宠左边会出现像眼睛一样的东西,向右拉可以喂食和睡觉,不用手机的时候最好退出不然状态会降甚至狗带(然后杰克会锤死你( ͡° ͜ʖ ͡°)✧)
用vivo不懂操作的点我头像或者翻评论有截图
以上
顺便不要脸占下tag